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老占 | 1st Jul 2015, 22:56 PM | 投資大師 | (133 Reads)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67a66b00102vq
 六月份,股市暴跌席捲了A股,而且連帶性地衝擊了H股,以至世界各地資產價格。今年以來,上證綜合指數上揚幅度,位居全球第一,讓全世界的基金經理看得目眩;不過跌起來,一樣有性格,給自認為是巴菲特的中國大媽們上了一課,給杠杆投機者重重一擊。

    此次股市調整的觸發點和風險蔓延管道,皆在場外高杠杆的民間配資。場外配資許多沒有受到適當的監管和規範,牛市情緒下民間配資規模沖上1.5萬億元,其中傘形信託、單一信託和網上P2P三個配資管道的集資規模應該超過1萬億。這些杠杆投資產品設有強制平倉條款,一旦市場下跌到約定水準,股票倉位就會被強制性賣出。強制平倉加速大市下挫,又帶出新的強制平倉,市場於是出現火燒連營情況。

    配資帳戶爆倉所帶來的市場震盪,是一個全新的市場現象,恐慌性、強制性特徵下,中國人民銀行降息降准的利好消息,並沒有給市場任何喘息的機會,頗有隔靴搔癢的感覺。筆者認為,市場化的貨幣政策很難制止恐慌和機械性去杠杆,因為宏觀政策與微觀的風險意識和強制性去杠杆,根本不在同一頻率上,屬於政策錯配、時限錯配。好比一輛沖向山崖的手閘失靈了的自行車,靠刹閘是不管用的。

    最終解決問題,恐怕要用鞋底摩擦來停下單車。那就是行政干預,通過有形之手給杠杆資金喘息的機會。行政干預一向是北京對付危機的利器,而且北京一般不介意作出反市場的干預。A股出現的當日V型反彈,應該可以看到政府的意志。

    這一輪牛市是不是就此結束了呢?非也。自始至終這輪牛市看得到政府之手,這是一個政策牛市。首先,牛市是維穩的需要,經濟這麼差,老百姓忙著點鈔票,就不上街鬧事了。其次,資本市場是將央行流動性傳導到實體經濟的一個重要管道。再者,證券化(如證券化地方基建專案、證券化銀行潛在壞賬)是清理上任政府留下的政策瘀血的捷徑。這些還都完成的,因此從政策的角度看需要維持一個熱鬧的資本市場。筆者認為北京從來認同牛市這個方向,只是感到牛市的速度和杠杆力度有調整的必要。這次清理場外配資所帶來的條件反射式殺跌,估計為北京逆料所不及,所以反應一時不到位,不過很快就跟上來了。

同時資金又十分健忘,一旦市況穩住,相信資本會慢慢回來,製造下一個升浪。這些年中國錢的故事十分簡單,就是政府將老百姓超高的儲蓄引出來,填補財政的窟窿。從房地產到理財產品,都是同一個邏輯,當這兩個都玩不下去了,便發明了股市這個集資工具,美其名曰用活存量。這個遊戲只有在老百姓決定不玩的時候,才玩不下去。

    筆者認為這輪暴跌中,值得注意幾點:1)所謂杠杆牛,來得快,去得也快;2金融創新製造出不少新的風險,無論投資者還是監管者都看不太清楚的風險:3)國家媒體的股評,千萬不能當真;4)北京真的想把股市遊戲玩下去,玩得更大。A股這輪股市,與筆者的增長預測、分析員們的盈利預測背道而馳,充滿著政府意志,政府就是最大的莊家。重複一下筆者講了很久的話:玩中國股市就是跟著莊家打劫,小心被人反打劫,到時候莊家閃了,你挨刀。A股可以玩,但要識進退,同時要有一個強壯的心臟。
 
本文原載於今週刊,為個人觀點,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